【胜出】不器用大人

格瓦拉:

#15岁咔X25岁久,亲友说前面像暴躁高中生Xsao浪大姐姐,我……


#有根据动画42话展开的一系列妄想




爆豪胜己想,他一定是热血上了头






绿谷出久,既怕疼而爱哭。




这对于爆豪胜己来说几乎是宇宙公理。从小时起绿谷出久就一直如此,摔倒了也不知道爬起来,捂着自己的伤口,静悄悄地开始哭,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他柔软的脸颊,接连不断地掉下来,濡湿他脚下一小块地面。




他眼底满是眼泪,看着那个同样小小的孩子王,用孩童软糯的声音瘪着嘴说:“小胜……好痛……我好痛哦。”




孩子王扬了扬下巴,不屑地说:“只不过是摔倒了而已,就哭成这样,Deku真没用!”




“可是真的……真的好痛……”




眼泪掉下来的声音,比孩童的哭腔还要响。




国中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提起绿谷出久领子的时候,绿谷出久就会这样眼底含泪地看着他,从绿谷出久身上你能知道一个人身上含的水分到底有多么多,他的眼睛里有一片汪洋,随时随地都能漫上眼眶。绿谷出久就用这样饱含泪水的眼睛看着他,爆豪胜己想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在哭呢?恐惧吗?紧张吗?还是仅仅是衣料勒进肌肤带来的微小疼痛就足够让他落泪呢?他那么爱哭,比女人都不如……然后爆豪胜己就会听到这个流着泪的废物说:




“我……我不想放弃……”




真该死……真该死啊!绿谷出久……!




暴怒的自己之后又做了什么了呢?爆豪胜己在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早就把之后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其实不过几年。可这几年是独属于爆豪胜己的几年,那时的绿谷出久没有相处融洽的朋友,没有对他关照有加的老师,连梦想都是无望的,他那时只有爆豪胜己,他的世界,那时就只有一个爆豪胜己而已。




爆豪胜己不知道在其他人眼中绿谷出久到底是什么样的,可很长一段时间在他眼里绿谷出久依旧是高中以前的那个既爱哭又怕疼的废物,尽管绿谷出久高中以来的一件件事一直在打破他的固有认知,爆豪胜己的做法仍然是抗拒而不是接受。




但即使他不接受,对于那些对绿谷出久的过去一无所知的人来说,他们看到的,接受的,认知的绿谷出久就是现在的这个绿谷出久,在他们眼中绿谷出久和“废物”这两个字毫不沾边……不过仍然是爱哭的。




绿谷出久那么爱哭,不管怎样的场景他都能哭得出来,大家有目共睹。




但他还怕不怕痛呢?




绿谷出久的手指断了无数次,皮肤崩裂,骨头粉碎,肌肉组织严重坏死,它们表现在皮肤上就是破败的颜色。绿谷出久毫无疑问是个活人,他因为疼痛而血色尽失的脸,急促的呼吸,起伏的胸膛,冷汗从他的额上滑下,他仍然在哭,只是那似乎只是生理性的泪水,它们像镶嵌上去一样凝在他眼底。这些生命体征都证明他毫无疑问是个活人,只是他的手指和右手如同死去一般僵直灰败。




可是他再也不会说——




——“痛”。




他再也不会说——




——“小胜,我好痛”。




那他还怕不怕痛呢?




这并不是有多困扰爆豪胜己的问题,他没有多少对绿谷出久的同情心,他的眼泪也好,他一次又一次靠摧毁自己来完成拯救也好,那都是绿谷出久自己的决定,他自己选的,爆豪胜己只能送上一句活该。




只是这样的疑问会让他把如今的绿谷出久和曾经那个总是抹着眼泪的没用小孩联系起来,绿谷出久不一样了,绿谷出久变了,这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如今的绿谷出久到底和当初的绿谷出久还有多少相同?绿谷出久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个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个绿谷出久?




这所有的疑问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戛然而止。他和绿谷出久偶然碰面,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开始毫无意义的吵嘴。虽然是他先挑起的事端,但绿谷出久有一句能顶他十句。正当他恼火不已的时候,巨大的响声响起。




眼睛因为气愤而发烫的,和他一起长大的幼驯染,周围突然爆发出白色的浓烟。




爆豪胜己被烟呛得咳嗽不止,即使是这么突然的情况,他也依靠本能迅速将身体调整到战斗状态,紧盯着眼前的异象。




浓烟一点点散去……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爆豪胜己马上意识到这不可能是绿谷出久,绿谷出久一米六六,上下五五开,这双腿的主人绝对不是十五岁的绿谷出久,当然爆豪胜己对于他自己也没好哪去这一点心里是完全没有数的。




他刚要直接质问对方的身份,在青年的面容露出的一刻却屏住了呼吸。




他面前的青年身材高挑而修长,明显锻炼得当,身体线条紧致而漂亮,有一头明显经过好好修剪,看起来十分漂亮的墨绿卷发,面容说不上多俊美,却让人看着非常舒服,那双与他发色相同的眼睛好像会发光,当青年眼光流转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会变得极具吸引力。




比起震惊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爆豪胜己,青年虽然也对目前的状况感到惊奇,但程度上却是要低不少的,他先是看了看四周,在明白自己到底在哪里之后,他的目光就带着一种怀念的意味了。




不过他看到爆豪胜己后看起来倒是很高兴。青年眨了眨眼,这个孩子气的动作配合他有减龄作用的雀斑,看上去非但不扭捏刻意,还显得很俏皮可爱,他看着爆豪胜己,眼眉弯弯,他这个时候笑起来的样子,和他十五岁时一般无二。




爆豪胜己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这个词青年听了二十多年,如果没有意外,未来的几十年,他都会被人这样称呼。




但是,只有从爆豪胜己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这个词才会有其独一无二的意义。




少年的语调没有任何迟疑,他没有疑惑,也完全没有质问的意图,他只是在陈述他双眼看到的事实。




“……Deku。”




青年笑了,这个笑容和他一开始看到爆豪胜己展露出的,像他十五岁时干净纯粹的笑容不同,它多了一些爆豪胜己目前尚且不懂的意味。这个笑容让爆豪胜己隐隐觉得喉咙干渴,他马上意识到不仅是原来的绿谷出久会对他造成影响,未来的绿谷出久也一样,更可怕的是未来的绿谷出久影响他的地方,是他完全未知的领域。




这个认知让爆豪胜己的情绪瞬间焦躁起来,可他的目光却完全没法从青年脸上离开。




“真不愧是小胜呢。”




青年这样说。




他不哭,他只是笑。
















“所以你这家伙……就是十年后的Deku?”爆豪皱着眉看着坐在对面的绿谷出久,语气不善。




“没想到十五岁的小胜说话这么咄咄逼人……你现在一定很不受欢迎吧?”青年没看他,舀了一勺冰淇淋,慢条斯理地说。




即使这种事再怎么不可思议,眼前的青年,也确实是未来的绿谷出久。




据青年所说,今天是他难得的假期,原本想用这天去约会的,可没想到会在约会路上遇到一个个性刚刚觉醒,因此无法很好控制能力的孩子。他刚想去帮助他,没走几步就被暴走的个性击中了。




那孩子的个性是“穿越时间”,作用是将人与过去或将来的自己交换,时间不等。




而对青年而言,他被穿越回到了十年前。




“什么?!”爆豪胜己刚要发火,就看到青年眼眉上挑,眼睛若有似无地看向他,冰淇淋倒是照吃,勺子是白色,冰淇淋是粉红色,绿谷出久的嘴张开,内里也是粉红色,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是怎样张开口裹住那一团粉红,他的牙齿洁白,咬住勺子的柄。




爆豪胜己突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面上忽觉一阵滚烫,浑身燥热起来,而他甚至不知道这热因何而起,又从何而来。




绿谷出久垂下眼,他又笑起来了,那是一种心知肚明的笑,爆豪胜己意识到这个青年对他现在的状态了如指掌,或者说他现在的窘态就是青年一手造就的。爆豪胜己哪能容得了这个,他咬牙切齿,嘴角不住抽动,脸倒是更红了,死死地盯着青年,像是要把对方生吞活剥。




青年这时反倒抬起头了,他的嘴角蹭上一点冰淇淋,就伸出舌头舔掉,他把下巴抬起来一点,眼睛像是蒙了层雾。




这下手足无措的是爆豪胜己了,但为了气势上不弱于人,他强撑着不移开视线,可过了一会爆豪胜己就发现并不是他逼着自己不移开视线,是他没法不去看眼前的青年。绿谷出久抬起头的时候,下巴到脖颈之间是一条会呼吸的线,爆豪胜己的呼吸随着这条线一起起伏,青年举着勺子的那只手,袖口因为他的动作上移,露出一截手腕,看起来白皙而细腻。爆豪胜己猛然察觉到他盯着那里是想干什么,他那一刻居然很想用他手上的茧去摩挲那一小块皮肤。






爆豪胜己“嚯”得一下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他身后的椅子都被碰倒了,和地面撞击发出很大的“咣”得一声,引来咖啡厅里其他人一阵侧目。他顾不了那么多,只是咬紧了牙,双手撑着桌子,他这才发觉他浑身出了一身汗,长大后的绿谷出久叼着勺子抬头惊奇地看着他,而爆豪胜己只是看着他的雀斑,它们像是引诱行人踏入密林的咒语,他只能目不转睛。




打破沉默的是青年的笑。




青年低着头,他的肩膀随着他的笑声一抖一抖,如果是平常的爆豪胜己,可能早就因为对方这个莫名其妙的态度而火冒三丈了,可爆豪胜己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能看到他颤抖的脊背,那背脊属于鹿,属于羔羊,每一寸都吸引他的目光……




——他真的是绿谷出久吗?




爆豪胜己用他仅存的自我疑惑着,眼前的青年模样确实还有着绿谷出久的影子,有些地方却完全不一样了,至少他知道他记忆里的绿谷出久并不会如此……爆豪胜己绞尽脑汁想找出个词来形容他眼前的青年,但从那些属于少年的,阳光而坦荡的词句里,他找不到任何一个词能来形容绿谷出久……直到一个词划过他脑海。




爆豪胜己几乎是不可置信,青年低着头,这个角度他正好能看到青年的耳后,墨绿的卷发搭在他的皮肤上,那一小块地方一定很少见光,白得晃眼睛。爆豪胜己看着那块白,第一次生出了想要后退的冲动,察觉到的时候则硬生生顿住了,爆豪胜己向来直面一切挑战,即使是自身的欲望……即使是自身的欲望。




他脑中划过的词是“情色”。




他记忆里的绿谷出久并不会如此情色,尽管这个自称来自未来的绿谷出久除了右手袖口的一颗扣子没系好外,身体其他部分都被布料盖得严严实实,可他举手投足之间仍然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性方面的。




绿谷出久能让爆豪胜己联想到很多东西。他们认识时间太长了,发生在他们生命中的每一次转折,几乎都有对方的存在,可唯独不会想到性,偏偏面对未来的绿谷出久而溃不成军。




爆豪胜己十五岁,那些模糊的欲望伴随着青春期的发泄在他脑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可幻想终归是幻想,它们无实也无质,直到这一刻。




它们有了形,在他眼前成了有实体的存在,是一个穿着白衬衫,吃着冰淇淋的成年男人,他有着墨绿的卷发和莹润的眼睛,他长大后的幼驯染,二十五岁的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无法不意乱情迷。




青年像是笑够了,他抬起头,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很奇怪,自爆豪胜己看到青年开始,他所有的动作都是由左手完成的,就连擦眼泪青年都要把左手的勺子放下再擦,他的右手就平静的被他遗忘了,躺在他身体的右侧,心安理得地被主人当成了装饰,没有丝毫想反抗的念头。




他的眼睛看起来如此活泼而快活,像是春天最早那抹绿色,爆豪胜己想绿谷出久这他妈简直活脱脱一副Bitch样子,气得想骂娘。然后他就听到这个活脱脱的Bitch说:“原来小胜以前是这个样子啊,时间过得太久了,小胜又变得太多,我都忘记以前的小胜……原来这么可爱啊。”




爆豪胜己气红了眼:“你他妈笑话我……?!”




绿谷出久眨了眨眼:“小胜的逻辑还真是一如既往奇怪啊,被夸可爱不好吗?你长大了可一点不可爱呢。”




爆豪胜己恼火地想,到底哪个男人会因为被夸可爱而开心,绿谷出久的语气更让他心浮气躁,这个青年的口气就像他和未来的自己有多熟一样,他没好气地顺口一问:“那未来的我什么样?”




他当然没指望从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口中听到什么对于未来自己的好话,只是话到嘴边顺口一说而已。




很奇怪,对于普通人来说,遇见来自未来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对自己将来的样子好奇,但对于爆豪胜己来说,这一切敬谢不敏,他对于自己的未来完全没有兴趣。这种说法其实不对,应该说他对已成定局的未来毫无兴趣,即使眼前的青年来自的未来很有可能就是他渴望达成的未来,他也必须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凭自己的力量开拓出来,他无法忍受任何会玷污他完美无缺的胜利的东西。




爆豪胜己是个近乎偏执的完美主义者,这一切都建立在他远超常人的自尊心上。




“是个超级大帅哥哦。”




绿谷出久撑着下巴,却没有看他,他把头朝向另一边,闭着眼睛,微微地勾起嘴角。




很难描述这一刻爆豪胜己的心情,他看着绿谷出久安静的侧脸,他细密的睫毛轻轻巧巧地搭下来,他想起他曾经偶然地回头,他座位后,就是睡着的绿谷出久。




他有听到大饼脸带着嗔怒向绿谷出久说让他不要总是熬夜,最后只换来绿谷出久摸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作为代价,就是他经常在下课时小睡。




他们坐着的位置靠窗,风吹过时,绿谷出久的睫毛会跟着一起颤动,像蝴蝶微颤的尾羽,他记忆里绿谷出久睡着时的柔软的侧脸和这个青年此时的样子重合了。




绿谷出久睁开眼睛,看向他的方向,眉眼弯弯,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很好看的表情,爆豪胜己却心生警觉,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一肚子坏水。




果然,他听到绿谷出久说:




“小胜,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爆豪胜己一口咖啡差点没喷出来,他顾不上咳嗦,脸涨得通红,脑中闪过一句话“被看穿了”,嘴上却先大声吼了出来,企图用声量的大小来掩盖自己的心虚:“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他妈才没……”




“你一定喜欢我。”青年把他的抗争视作无物,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你不可能不喜欢我。”




“毕竟你按照你的喜好打磨了我十年,所以现在的我……”绿谷出久将手伸向自己领口的扣子,作势要解开,爆豪胜己眼睛都直了,他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喉咙“咕噜”一声,“……哪里你都喜欢。”




绿谷出久把手放下了,他看着爆豪胜己,没忍住“噗”得一声笑出来。




爆豪胜己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恨不得原地自杀,他脑子成了一团浆糊,一片混乱,他既暴躁又羞耻,有种想把青年骨头都嚼碎的冲动。但爆豪胜己毕竟是爆豪胜己,他迅速察觉到这句话蕴含的巨大信息量,他从复杂的情感旋涡中挣扎出来,瞪着眼睛扯出一句话:“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绿谷出久歪着头笑:“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以青年打太极的水平,恐怕再来几个来回爆豪胜己都得不到什么正面答案,爆豪胜己不耐烦了,他直接就正面进攻:“未来的我……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小胜觉得呢?”青年完全不中招,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爆豪胜己被他的态度搞得火冒三丈,他气笑了,额角青筋直跳,他想,和我装模作样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这张面皮能撑到几时?




他站起身来,双手撑在青年座椅的两侧,青年不笑了,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爆豪胜己看到这里,笑得更猖狂了,却暗自咬牙切齿得更厉害。他身体压向青年,鼻尖离鼻尖只有一厘米,他的声音压得极低,低到听不出来他那份气急败坏,传到青年耳朵里,肉眼可见被震得发红:




“Deku你大话说得厉害啊。”




“嘴上功夫谁不会?空口无凭无凭无据,是不是觉得现在这样靠一张嘴皮子把我耍得团团转很有趣?”




青年整理了下情绪,眼睛里又一派平静了,他笑着说:




“那小胜想干什么呢?”




爆豪胜己因为绿谷出久的反应嗤笑一声。




“我想干什么?”




还笑?




我倒要看看你一会还能不能笑出来——




爆豪胜己眼瞳猩红,因为狂怒生了一根根的血丝,看着很有几分可怖,他咧开嘴,嘴角上扬到狰狞,只要他一想到绿谷出久听到这句话的反应,他浑身的血就开始沸腾,要在他身体里化成一匹狼的形状,生生咬断面前青年的喉咙。




那声音是从牙根生出来的,磨牙凿齿,听起来都让人牙酸,每个字都像子弹,从他口中一颗一颗地崩出来。




————————”




青年睁大了眼睛,爆豪胜己看到他眼底满是震惊,连瞳仁都在微微颤抖,这个青年从见面开始不温不火的态度终于有了一丝裂缝,爆豪胜己自觉扳回一成。




他志得意满,刚想用几句刻薄话讥讽对方,话还没出口,他再次听到青年笑起来了。




青年这次笑得比每一次都厉害,当然也笑得让爆豪胜己比每一次都暴躁,青年一边笑一边说:“也是呢……毕竟是小胜呢。”




爆豪胜己被他笑得心浮气躁,他刚想问这话什么意思,就看到眼前的青年双眼轻眯,将眼中的流光用睫毛切碎,他贴近爆豪胜己,在他眼前,伸出手,解开了领口那颗刚刚没有解开的纽扣。




他听到青年这么说。




“好啊。”




………………………………




哈?!








我他妈是被这家伙彻底地耍了吧!






十年后的绿谷出久身体素质是真好,被不知轻重的处男这么狂风暴雨地搞完,不仅活得好好的,下床的时候也很是利落。爆豪胜己看他从浴室里出来,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气色潮红,是云雨之后的餍足。他看起来心情很好,眼眉都舒展,看来对技术不好的爆豪胜己的服务还算满意……他妈的。




想到这爆豪胜己就嘴角直抽。




他不忿地看着绿谷出久毫不避讳地在他面前换衣服。未来的绿谷出久在穿着打扮方面终于不再是清一色的格子衬衫,或者是万年不变的马甲配短裤,像个无可救药的宅男和还差一年毕业的小学生。比起他以前那种令人崩溃的审美,他现在的穿衣品味居然还称得上不错,也不知道是受谁的影响。




绿谷出久一边穿衣服还不忘一边安抚对方,解释下自己和人家上完床就要跑的行为:“这种个性持续时间一般都不会超过五个小时……”




“喂。”




绿谷出久刚要披上外套,他就听到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带着一种让他猝不及防的锐利,对他说。


“左手袖口的纽扣,你怎么不系?”




绿谷出久愣了,他睁大了眼,一点一点地回过头去。




爆豪胜己只穿一条长裤,一次性毛巾被他搭在脖子上,他身上还没有干,水珠从他赤裸的上身滑下,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有着一种匪夷所思的气度,这里是酒店,是随便某一个陌生人的避难所,并不属于任何人,他却有种令人心惊的自若。




他用那双锋利的猩红双瞳看着绿谷出久,就像要把眼前的青年刮肉削骨,他头微扬,声音像是在宣判:“你的右手怎么了?”




绿谷出久试图解释:“小胜,你想多了,我只是一时顺手……”




爆豪胜己打断他的话,他吐出的字句连一撇一捺都像尖刀。




“那你现在,就在我眼前,把你左袖的扣子给我系上。”




绿谷出久动作顿住了,他仿佛被投进了北极冰层之下的深水里,只要他一动就会结冰,绿谷出久就这样以缓缓冻僵的样子,僵硬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在他的手指就要触及纽扣的时候,爆豪胜己听见眼前的青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二十五岁的绿谷出久把右手放下,抬起头,看向十五岁的爆豪胜己。




他哭一般笑了。




“小胜……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啊。”




【你左手的扣子,为什么不系?】




他不是忘了系,或是不想系,他是系不了。




来自未来的,二十五岁的,连一根头发丝都在诉说什么叫色情与勾引的,他十年后的青梅竹马,绿谷出久——




——他的右手,彻彻底底的废掉了。




爆豪胜己的声音冷得像生铁:“你怎么弄的?”




绿谷出久没有说话。




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沉默,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看着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好几次想躲开他的目光,却又被那种骇人的专注激得不得不去回望他,绿谷出久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游刃有余的样子了,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哪里,紧咬下唇,眼神却是慌乱的。




打破沉默的是爆豪胜己。




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每一寸肌肉暴起,狂怒地大吼:“你!他!妈!到!底!怎!么!弄!的!”




绿谷出久还是没有说话。




末了,他抬头,看着爆豪胜己,慢慢地说:




“小胜,我没有办法了。”




绿谷出久右手伤痕遍布,它曾经既温暖又有力,像是能击碎一切苦难和噩梦。




但以此为代价,它所击碎的苦难和噩梦都被反噬到了它身上。骨骼粉碎,筋脉断裂,韧带陈旧,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痛楚,那只手遭遇的就是这样的事。绿谷出久只是个凡人,可他要成就的事是神也不能做到的,于是他二十五岁时已经完完全全失去它了,他还年轻,右臂却已经是个老人了,他将要拖着他软弱无力,连系纽扣都做不到的右手度过余下的几十年人生。




可他如今站在爆豪胜己面前,忍受着右臂传来的巨大痛苦,就是因为他的右臂时刻都在承受着折磨,他才会变得像是感觉不到他身上的其他痛苦,和他一直承担的那份痛相比,其他的痛都微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绿谷出久不是怕疼吗?




绿谷出久不是爱哭吗?




那明明是宇宙公理一样的事情……五岁的绿谷出久像块柔软的面团,对着自己腿上的伤口抽噎;十四岁的绿谷出久像生长在四月的菖蒲,被提起领子的时候眼泪浮上眼眶;十五岁的绿谷出久像蔓延到他心里的藤蔓,看着广场上的巨幕银屏用袖子抹着眼泪……那明明是无从辩驳的事实,那明明如同这世上最简单的公式,可为什么,可为什么——




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面前,他的双眼如此干涸,爆豪胜己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水光。




他说。




“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爆豪胜己,你现在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未来吗?




那是一个爱哭又怕疼的废物……失去了哭的资格,没了喊痛的权利,连一滴眼泪的代价都支付不起的……未来啊。




到底是怎样的未来……才会让一个爱哭鬼不敢哭出来啊!




爆豪胜己开始语无伦次地狂骂起来:“混账……垃圾……废物……”




“对……对不起……”绿谷出久垂了眼睛,现在他一举一动都没了刚才那副刻意的浪荡样子,倒是局促地像那个学号和爆豪胜己挨着的绿谷出久了。




“你他妈道什么歉啊!”




爆豪胜己嘶哑地吼着。




“那个混账……那个连一个Deku都护不住的废物……那个未来的我!




“他他妈到底在干什么啊?!畜生!”












良久,他才听到绿谷出久说。




“他骂了我。”




“还有呢?!”




“亲我。”




“之后呢?”




“……干我。”




“……没有别的了吗?”










“和你现在一样。”




“他哭了。”










“该死的……该死的!”爆豪胜己克制不住地吼着,他感到温热的液体从他的眼眶流下,流到他脸颊的位置,它就变得微凉,它们在他的脸上织成一张支离破碎的网,绿谷出久墨绿的发在他眼前模糊成一片树林,就像浮在水面上。泪水也好,嘶吼也好,这些东西没能减轻爆豪胜己心脏传来的剧痛,哪怕一丝一毫。爆豪胜己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一点一点半跪下来,他是真正的少年,未曾经历过别离,也未曾经历过失去,可他现在就像只受了伤的狼,在孤夜里悲伤而愤怒的长嚎。




爆豪胜己连悲伤的时候都愤怒,他想他在愤怒什么呢?对绿谷出久?对他自己?他抱着无从派遣无从宣泄的愤怒自顾自地吼,他凭这股愤怒和意气对抗了太多太多,战胜了太多太多。他曾经以为他是否能达成目标只取决于他是否愿意迈出第一步,接下来的九十九步无论多艰难他都能凭自己的意志走下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他做不到的事,可绿谷出久无力的右手在他眼里那么刺眼,明明它也被浸泡在泪水里,却像湖底的刀剑。




他想,我护不了他吗?




一个Deku……一个Deku而已,我护不了吗?




他看到绿谷出久慢慢地向他走来。绿谷出久看起来那么难过,可那份难过没有一丝一毫是因为他自己如今称得上可悲的处境,爆豪胜己明白他到底在为什么而难过,因为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在因为爆豪胜己的难过而难过。他再一次愤怒了,他将这份愤怒装填成子弹,向绿谷出久开了枪,试图赶走这个这时他最想拥抱的人:“别他妈靠近我!混账!”




绿谷出久的脚步没有停下,十五岁的绿谷出久不懂爆豪胜己那股别扭的温柔,也不能理解他过度的自尊,可他是二十五岁的绿谷出久,明白爆豪胜己显而易见的悲伤,那刺耳的愤怒话语骗不了他。




他一点点靠近爆豪胜己,想去拥抱他的时候,却被爆豪胜己先一步抱住了。




他想啊,未来的爆豪胜己,肩膀远比这个十五岁少年现在要宽阔,手臂也远比他现在有力,可那股灼热的温度,十年前和十年后都是一样的。




爆豪胜己从来没有变过。




他想他该说什么好呢,他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到这个少年呢?




他想起他朋友曾经对他说过,“话语要伴随着行动”。




想到这他突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即使他对爆豪胜己说他现在过得也很好也没有什么用,爆豪胜己只看他的右手,只要他的右手仍然无法握拳,爆豪胜己的悲伤就没法停止……这时他听到爆豪胜己在他耳边吼着:




“我他妈就问你一句话!”




“你他妈到底——”




“——疼不疼?”




绿谷出久愣住了。




他被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像用尽全身力气一样抱着,他的肩膀好痛,就像骨头要被捏碎,少年的力气那么大,他被压在肩膀上完全不能动弹。少年的脸部轮廓多少带着点稚气,但眉宇间已经有了点未来的锋利了,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看到泪水是怎么从爆豪胜己的眼眶中涌出,再打在他脸上的。




很凉。




“……疼。”




绿谷出久的眼泪像是被储存在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他太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哭过了,所以他先出口的竟然是咳嗽,绿谷出久就这样一边咳嗽着一边哭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那干涸的河床涌出,打湿了爆豪胜己的肩膀。他拽着爆豪胜己的衣服,哭着颤抖着,他哭起来的样子,并不属于一个二十五岁的大人,反而像个小孩子,像他十五岁的样子。




爆豪胜己把他松开了,可他依旧颤抖着,他缓慢地摊开自己右手的掌心,手指呈现着不正常的僵直,他的双手也跟着一起发抖,他把它们试探地向前伸,想去盖住自己的眼睛,却在下一秒被爆豪胜己抓住双手。




他慢慢抬起头,这个少年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少年用那双被烧红的铜一般的眼睛看着他,他沉默着,没对绿谷出久说一句话,绿谷出久却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到底在掩盖什么?




你到底在忍耐什么?




绿谷出久在这样的目光下几乎是无所遁形。




“疼……好疼……小胜……我好疼……”




他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始哽咽,嘴唇颤抖,泪水在他眼眶中滚动,像珠子一样滚落下来:“我好疼啊……一直……一直都好疼……”




“我本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可为什么……可为什么我只要在小胜面前……”




——就会变得像个没用的爱哭鬼。




他听到爆豪胜己在他耳边说。




“五岁也好,十五岁也好……二十五岁也好。”




“你这家伙,都只是个爱哭又怕疼的废物。”




他没有必要在爆豪胜己面前做一个永远在微笑的英雄,因为爆豪胜己什么都知道。




“你这家伙都只是——”




爆豪胜己知道他怕痛,爆豪胜己知道他爱哭,在爆豪胜己眼里他不是英雄人偶,他甚至不是绿谷出久,他只是——




“——Deku。”














爆豪胜己醒了。




他猛得抬起头,发现他正在1A的课堂上,没有什么酒店,没有什么一举一动都色情的年轻男人。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它是干燥而妥帖的,没有被另一个人的泪水浸湿。




他回过头,属于他这个时代的,十五岁的绿谷出久,正对着笔记奋笔疾书。他写字的笔法还是小学生的方式,右手握笔握得很用力,一笔一划很认真。绿谷出久坐姿很不规范,眼睛和纸离的太近,上身几乎要贴上书桌,爆豪胜己看着他的脊背,柔软得像羔羊,柔软得像鹿。




“喂,Deku。”




绿谷出久吓一跳,笔尖一下子被他摁断了,洁白的笔记纸留下了一道漆黑的痕迹,他结结巴巴地说:“小……小胜?什么事?”




“不就是那么点眼泪……老子担得起!”




那个未来,那个绿谷出久不被允许流泪的未来,一定不是他的未来。




他才不会那么没用,他才不会那么废物,他才不会连一个Deku都护不住。




如果一个人跑得够快,快到一定程度,时间就会倒流,他就会跑回过去。




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可以快到这个地步,如果它发生,那就会被人们称作奇迹。




可奇迹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要是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跑的话,那总有一天会到达同一个地方,这条路上会有无数个岔路口,可这条路可怕的地方在于,无论你选择了哪个岔路口,你都会再次回到原来的那条路上,无论你选择哪个岔路口,你仍旧会到达你注定会到达的地方。




这条路就是命运。




人能快得过时间,却跑不赢命运。




要是他的命运就是如此的话——




要是我的命运就是如此的话——




那么我一定会变得非常强,非常强,强到足以改变这一切,强到足以改变这种见鬼的命运,强到能让那个废物,痛痛快快哭一场。




这世上,一定会有人,想改变命运的执念,比命运本身还要强。




奇迹就是这么发生的。














绿谷出久醒来时,发现他趴在咖啡桌上。




青年弓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爆豪胜己刚好走过,他顺手给了绿谷出久一记爆栗。绿谷出久揉着脑袋抱怨对方下这么重手,爆豪胜己不屑的“哼”了一声,却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把绿谷出久左腕袖口的那颗扣子系上,末了还不忘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然后就进入厨房开始煮咖啡。




绿谷出久闻着咖啡豆被烹煮的香气,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突然有些恍惚,他想起了刚刚那个梦境,那个来自过去的少年也有着很坚实的肩膀,虽然不如爆豪胜己现在背影宽阔,但是被拥抱时,都是一样温暖。




你会到达的,会是怎样的未来呢?




可不管你到达的是怎样的未来——




——我都会永远永远,在这里,等着你。










你会嫌弃我这个不器用大人吗?




还是会像无数次你做过的那样……抱住我呢?












END






 




·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日语用法的标题感到奇怪……


·我休息好了


·不用等啦,我回来了

授权

标签

评论

热度(7695)

深_綠綠

我為何要混日韓歐美三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