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爱为所欲

得得:

英雄咔x无个性久  


 


点梗 鞭打 绑缚 特殊性///癖  R级


 


从人设就已经开始了的OOC


 


感觉得到自己是被深爱着的


 


 


 




00


 


 


 


 


 爆豪胜己总是拒绝他,绿谷出久一直不明白,后来有一天他就明白了。


 


 


 


 


01


 


 






单方面的责骂都会爆发在绿谷受伤之后。用爆豪的原话来说,无个性废物还是乖乖等着职业英雄的救援吧,逞什么强啊。


 


绿谷被爆豪横抱着,缩在他的怀里,全身只有轻微的擦伤,但是爆豪还是不让他下地行走。


 




“你他妈能不能省事?”爆豪低下头凶了一句绿谷。


 




绿谷自知理亏,没有说话。


 




现场已经处理完毕,没有爆豪的事情了,他就准备把绿谷送回家。已经是深夜了,弯弯的月亮挂在天上,皎洁的月光铺满了整条街道,路上安静得只有爆豪的脚步声。绿谷抬头看着爆豪,已经是一名职业英雄的爆豪已经改掉了以前动不动就炸的烂脾气,成为了一名令人甘愿信服的成熟的大人。


 


绿谷伸出手摸着爆豪的下巴,爆豪低下头看着他,两个人在安静的夜里对视。


 




温柔的月光洒在爆豪的脸上,把他锋利的轮廓稍微柔化了一些。


 


 


姿势很OK,气氛也很好,只差一个吻。绿谷勾住爆豪的脖子,慢慢靠近他想要亲上去,爆豪看着绿谷不断凑近的脸,微微颤抖的睫毛和扑闪的眼睛,心里有点痒。


 


 


两人都快要亲上了,绿谷放在爆豪脖子上的手指蜷曲了一下,爆豪一下子清醒过来,放开手让他摔了下来,表情难以言喻。


 


 


“你在干什么?”


 


 


绿谷本来一下子摔得就疼,爆豪的不友善的口气让他更不高兴了。他总是这样拒绝着他,明明他们相互吸引着,明明那双红色的眼睛看着他时总是带着强烈的感情,明明是从小就盘踞扎根滋长的情愫。


 


 


他今天就要把这层破得不能再破的窗户纸捅烂。


 


 




“我喜欢小胜。”


 


 


 


 


02


 


 


 


之前爆豪收到过绿谷很多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提示,他也心知肚明,知道两人之间是什么感情。只是这次这个直球打得他太猝不及防,完全把他之前筑起的钢铁围墙敲烂,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胜也是喜欢我的吧,为什么我们要这样迂回呢?”


 


 “小胜在害怕什么呢?不能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吗?”


 


 




爆豪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俯视着坐在地上的绿谷,眼睛里面全是愤怒在翻滚。






绿谷出久,他恨得牙痒痒。总是不自量力地去探寻一些他根本不能涉及的领域,从幼年时期的无个性也想成为英雄的无望理想,少年时期的想和他考一个高中的几乎不可能的期望,再到现在的口出狂言。


 


 


“你是不是总是喜欢让自己的愿望落空。”


 


 


绿谷从未看见爆豪对他这么生气过,他几乎是回到了十几岁的暴躁少年的状态,而且比那个时候还要恐怖,这个已经成长得非常强大的男人的气势呛得他快要窒息。


 


 


“不,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即使是面对着盛怒的爆豪,绿谷也没有表现出怯场的样子,爆豪从来不会真正地伤害他,这是绿谷攥在手里的底牌。


 


 


爆豪抓着他的手腕把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你马上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03


 


 


 




绿谷被爆豪带到了一栋单独的房子里,这不是爆豪的家,但显然这处房产也属于他。房子很大,有两层,看起来似乎是不经常来,几乎是没有家具。爆豪领着他去了二楼。


 


 


爆豪带着绿谷走了进去,绿谷跟在他的身后,男人的沉默也让有点不安。


 


 


 


“小胜,从来没给我说过你这里有一套房子。”


 


 


 


“我根本就没打算带你到这里来。”爆豪停在了一扇门面前,绿谷也停了下来,爆豪的眼神绿谷并不是很懂,他也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为什么?”绿谷有点疑惑。


 


 


 


爆豪没有回答他,他打开了那扇门,绿谷看到了里面的景象,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


 


 


 




04


 


 


 




昏暗的房间里面整整齐齐地挂满了各种皮鞭,还有散落了一地的拘束带,口枷,贞操带,手铐、短打板之类各种恐怖的物件,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有一个将近两米高的十字架。


 


 






“如果你现在不离开,如果你还要说什么喜欢我的话语,这里就会是你每晚待的地方。”爆豪的表情很平静。


 


 


 


绿谷震惊得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类特殊的群体,虽然他的内心并不对他们抱有任何的歧视和厌恶,但眼前这些恐怖的东西和它们的用途让他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都在回流,更让他心寒的是,他和爆豪一起长大,却从未听他提及过这方面的事情。


 


 


 


爆豪看到绿谷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也不想和他废话下去,他已经给出了绿谷一直追求的问题的答案,这之后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把绿谷牵扯进这种耸人听闻的性游戏。


 


 


他伸出手胡乱摸了摸绿谷的头发,拉起他的胳膊准备带他离开这个房间。绿谷被他牵着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来,他有点愣怔地抬头,看到了前方爆豪的背影。


 


 


“我送你回去,不要再说之前那些话了。”爆豪头也不回地对他说。


 


 


绿谷回过神消化了爆豪的这句话,甩开了他的手,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从背后死死抱住了爆豪。


 


 


 


爆豪停下了脚步,他沉默了很久开口:“你难以想象我会对你做什么事情。”


 


 




“没有关系。”绿谷双手绕过爆豪的腰交叠在一起,胸口贴上爆豪的后背,两个人亲密无间。


 


 


尽管他对这种爱的方式感到陌生,感到未知的迷茫和惶恐,他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线不颤抖得那么厉害。他现在的头脑还转不过来,不知道和爆豪说什么,就把第一时间想到的话抖了出来:


 


 


 


“这是小胜表达爱的方式。”


 


 


 


他愿意去理解、去探究,他不愿意爆豪因为内在的自我克制和外在的压力同时作用,而压抑着它的存在。


 


 


“小胜之前一直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吗?”


 


 


 


 


 


05


 


 






绿谷是个非常固执的人。这是爆豪从小就认识到的一点。


 




明明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可怕的现实,还觉得自己有改变的能力。从小到大,从未改变过这一点。


 


 


带绿谷来这里也就是想让绿谷断绝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想法,也好彻底掐灭自己心里对他的念想。他并不想和绿谷成为恋人关系,他只能从操控和性虐待中获得快感,但是绿谷不是。


 


 


现在这个固执的人并没有被吓到,他只是死死抱住自己。


 


 


“我能尝试。”固执的绿谷这样说。










06-08










但是绿谷不在意,他伸手抚摸着镜子里爆豪的脸,眼神温柔而眷恋。










09








「长条皮鞭抽打背部,长条短鞭抽打腰臀,皮质五尾鞭的接触面积是短鞭的五倍,牛皮短打板直接拍打时会有强烈的疼痛和灼热感。每次单独抽打不会超过三十下,留下痕迹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


 


 


这是爆豪强迫他看的协约,是关于性爱过程中明晰的条款,他需要让绿谷知道答应下来的后果是什么,然后再给他考虑的时间是不是要签订它。






绿谷看着文件上的白纸黑字,感觉有点晕眩,他前几天晚上才经历过炼狱,这一份文件又要让他重温一遍,虽然内心很不情愿,但他还是忍着看完了。


 


 


他把文件工整放在爆豪的桌子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爆豪。


 


 


“这太过分了。”绿谷开口,“我觉得我肯定坚持不下去。”


 


 


“以后不会比你的第一次轻松。”


 


 


“那你能先给我一些鼓励的话吗,比如加油、坚持之类?”绿谷插科打诨。


 


 


爆豪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招手示意他过来。绿谷走过去,爆豪扯过他的领带让他弯下腰,给了他一个亲吻。


 


 


绿谷的脸都快要熟透了,爆豪放开他之后他有些慌乱地退了几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我先把协约签了。”


 


 


他看到桌子上没有笔,开口问爆豪有笔吗,他要签字。


 


 


“签了就不能反悔了。”爆豪从上衣的包里面摸了一下,掏出了一个东西扔给绿谷,绿谷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就慌忙接了下来。


 


 


 


他看着掌心小小的盒子,打开后是一枚戒指。


 


 


 


这是向绿谷坦白自己的嗜好,绿谷接受自己之后爆豪一时冲动买下的,他当时鬼迷了心窍,觉得这个戒指绿谷戴着会非常好看,买回来之后才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什么。


 


 


 


“那个只是注意事项。”爆豪开口,“这个才是协约。”


 








-FIN.






写在后面:题目是我听LOVE ME LIKE YOU DO取的 五十度灰真的很好看 (。 

标签

评论

热度(162)

深_綠綠

我為何要混日韓歐美三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