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eypool】Clarity(复联3剧情涉及注意!)

AOzero:

Attention:


1、复联3剧透涉及注意。RR贱x荷兰虫。


2、是作者个人的自我妄想!虽然打了CP的tag,但好像也没有怎么CP……


3、复联3结束后,本来以为自己会哭,以为自己会写刀子,结果完全哭不出来,也没被虐到……所以这篇变成了半糖,不加冰,加布丁和波霸(啊?


4、梗概:Peter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而且变成了半透明的灵体状态,就像《人鬼情未了》,《可爱的骨头》……可能后面这个比喻有点不太好,而前面的那个比喻又缺了点什么。


5、写作BGM是The EchelonEffect的《With a warmth inside, I walk into the dark》。


 


 


OK?


其实这篇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很无聊不好玩,就算是复联3结尾时,对虫的戏份的感想吧w希望大家不嫌弃了x


 


 


Clarity


by AOzero


 


电视机不算新,滋滋作响,声音沙哑,可以想象有时候这些盒子里的小人还会随着天气而变得扭曲而滑稽。沙发应该很久了,上面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披萨,血,火药,草莓味汽水,皮革……混合在一起以后,在鼻尖跳一段随时会让人打喷嚏的舞。


电视里传出的节目的声音不算大,隐约听得出来是有些困乏的午间新闻,纽约没有发生什么令人惊慌的大事,新闻里没有提到任何一句外星来客。


Peter在主播越来越清晰的声音中猛地惊醒了,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甚至看见了阳光中漂浮舞动的尘埃,落在了他的鼻尖和眼睫毛上。他慢慢地坐起身来,但是身体轻得像在和那些尘埃一起漂浮。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房间,电视里还在放着新闻,但沙发上只有Peter一个人。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是贴身金属的制服,就是他消失前穿在身上的那套。


消失。Peter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手,将它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仿佛那是被什么外星生物操控了的邪恶武器似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胸口,腰,大腿,一直摸到小腿去。没有任何一个部位忽然散成粉末,在阳光下随风飘远,而Peter本来以为这会再次发生的。


他以为他消失了。彻彻底底地,在Stark先生的怀抱和手心里,变成一堆散沙,随着预兆不祥的风,在外星球的土地上,和那些尘埃化为一体。他很真实地感觉到了,那种死亡来临的感受,不是疼痛,而是眨眼间的虚无,意识在恐慌和悲哀之后瞬间空白,世界停止运转,一切清零,什么都没剩下。


接着就是猛地惊醒,以及这个陌生的房间。这儿看上去和Peter想象的死后世界完全不同——虽然男孩也不确定自己想象的死后世界长啥样——但绝对不是这样,正常得有些过分。更让Peter感到不知所措的是,他听到了人的声音。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正在大声咒骂着什么。Peter扭过头去,看见有人从类似厨房的地方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份切成了小块的三明治,大摇大摆地坐到了他身旁的沙发上。那是个比Peter高,也比Peter年长的男人,穿着T恤和短裤,浑身都遍布着像是烧伤造成的疤痕。Peter看着他坐到自己旁边,对发生的一切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有别人的声音从房间那边传过来,男人回头喊道:“是,行了Al,省省吧,我永远不会承认你是对的!”


Peter盯着他把三明治块叉起来,气鼓鼓地往嘴里塞。


“呃,你好……先生?”他开口问,感觉自己的声音像是被磨砂纸擦过似的粗糙又发哑,只好咳了咳,“你好?”


男人完全没有理会他,Peter伸出手,想去碰碰他的肩膀,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的手在搭上男人肩膀的那一刻,就穿过了他的身体。


Peter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吓得微微喘气。男人完全没有感觉到身边的异样,只是换了个姿势,骂了一句新闻里的主播,从旁边抓过遥控器。Peter犹豫了好一会儿,他伸出手,再次尝试去触碰面前的这位陌生的先生,但结果仍然如此:他的手穿过了这个男人的肩膀。


Peter跳下了沙发,他快步朝大门走去,但他的手在握住门把之前穿过了门板,于是男孩咬咬牙,干脆迎面朝门板走去。他穿过了门板,站在了阳光下。他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穿透了那个男人的肩膀,阳光穿透了他的手,他的胸口。


Peter是个被流行文化严重荼毒的青少年(至少Tony是这么说的),所以他当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确死了,他的身躯化成了尘埃,而他的灵魂留存在了这里。


这就是Peter目前面临的情况,他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自己的灵体状态,比如他走动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漂浮起来,一直飘到天花板上去。他一开始试图离开这栋楼,前往其他地方,至少可以试着找到复仇者们,但他没办法做到这一点,每当他走得距离够远,他都会忽然回到原来的房间里去。Peter意识到,这可能是这个世界带给他的规则。


他没有再试图往外走了,而是在沙发上坐着,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那位陌生的先生和他同居的老奶奶在他身边走来走去。Peter得知那位先生似乎叫Wade Wilson,Peter能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和他同居的老奶奶时不时就会喊着这个名字骂他。而同居的老奶奶叫Al,因为Wilson先生也会喊着这个名字骂她。Peter盯着新闻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这是个和他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这里没有复仇者,新闻里没有一件事提到了Tony Stark,也没有外星甜甜圈来袭击地球。但这里也有超能力者,他们似乎被称为X-Men。Peter一开始以为他在原本的世界里,但似乎又不是。他又想到,这可能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行星,他可能在无意识间进行了一次星际穿越。但电视上除了没有他熟知的那些人以外,其他都和他原本的世界相差无几。Peter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个平行世界。


Wilson先生和Al把电视关了又开,开了又关,虽然一直在拌嘴,但天色黑下来,他们又会打开昏黄的灯,靠在一起看综艺节目。Peter就一直坐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抱着膝盖,脸侧着贴在膝盖上。他有时会回头看看他们,但他们,当然,看不见Peter。直到夜幕降临,Wilson先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Peter还仍然坐在沙发上。天越来越黑,灯光熄灭,Peter坐在漆黑一片的客厅里,眨了眨眼睛。在他眨眼睛的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忽然就到了Wilson先生的房间里,而他已经躺在床上,把被子拉到自己的下巴了。


Peter走出了房间,回到客厅里,但马上又被拉回了Wilson先生的卧室。他意识到,他可能不是不能离开这间屋子,而是不能离开Wilson先生。


他只好坐在Wilson先生的床边,直到Wilson先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时不时还有嘟囔和轻微的鼾声,应该是睡熟了。Peter趴在他床边,把脸靠在床上。


“……请问您知道怎么回去我来的那个世界吗?”他轻声问,“您真的看不见我吗?”


Wilson先生的反应就是渐渐平缓的鼾声。Peter叹了口气,他坐在床边,盯着Wilson先生露在外面的手臂,上面布满疤痕,看上去非常可怖。但Peter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疤痕,他无法去细想这些疤痕背后有什么故事,也不知道这位Wilson先生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什么Peter会来到这儿,并且无法从他身边离开。


他一直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Wilson先生的手臂上,集中在他目前所在的这个世界,去多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世界的不同……但渐渐地,他的注意力保持不住了,他开始想自己消失之前,他开始想Stark先生怎么样了?他会知道自己到这边来了吗?Thanos的事情又怎么样了,他们会挺过去吗?他所在的世界怎么样了?


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这算是死后的世界吗,还是另外一个地方?这是处于时间空间的哪个点?May婶怎么样了,May婶也会消失吗,或者她没有消失,那她会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吗?


Peter坐在地板上,钢铁蜘蛛的套装能让他永远保持恒温,但他一点温度也感觉不到。他也不饿,不渴,甚至不想睡觉,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活着的感觉都没有。没有人看得见他,他在Stark先生的手里化成了一片散沙。


他从来没想到这会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太空旅行。Peter还是第一次去到太空,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制服升级,第一次开宇宙飞船,第一次和外星人打架,第一次变成复仇者,第一次遇见Dr. Strange和号称是银河的护卫队,第一次和Stark先生,和那么多英雄一起面对这么大的危机……他就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经历太多的第一次了,他的情绪还没整理好。他本来以为他可以做得更好的,他本来以为他可以完成这次任务,即使它看上去再艰巨,Peter也竭尽全力了。害怕肯定是有的,面对Thanos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拳头和腿都在发抖,但他知道自己只能咬着牙去战斗,他已经是一名复仇者了。


但现在,他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是什么了。


“嘿……我就在这儿,您真的看不见吗……?”Peter轻声说,他的鼻子开始发酸。他还只是一个高中生,人生对他来说本来是很漫长的事情,他还可能成长为复仇者的重要一员,可能解决很多个巨大的危机。他本来以为英雄就是这样的。


但一切似乎都只是他的自以为是。Stark先生会因此责怪他吗?因为他一开始自作主张,非要跟着他们跳上宇宙飞船。但即使他双手发抖,他也不后悔参与了这场战斗,他只是感到难过。


Peter 还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去接受自己的死亡,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自己会牺牲在战场上,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相信Stark先生会对他的中途退出表示原谅。如果他再努力一点,能够抗争这种诅咒,他说不定可以留在那颗星球上,也许还可以再战斗得更久一点。但他退缩了,他感到恐惧,他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他的人生在他眼里本来足够漫长。


Peter忽然想,他可能完全没有做好准备。Stark先生是对的,他根本还没有准备好,他只是又一次自作主张,任性妄为,然后带来了这样的结果。如果他连自己可能随时会牺牲都没有准备好,他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英雄?


但Peter知道自己还是很害怕,他害怕他在异乡死去,他害怕May婶必须接受他死亡的事实,他害怕自己的人生结束得太早,太快,太没有征兆。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那么多愿望没有去付诸实践,但现在,他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没有任何人听得到他的声音。


他坐在床边,忽然眼泪就掉了下来,即使Peter一直试图用手背把它们擦掉,它们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从他的眼睛里掉落下来。他不知道原来自己死了以后也会哭,原来幽灵也是有眼泪的。


Peter吸了吸鼻子,他感觉自己真是个爱哭鬼,这让他有些难堪,毕竟男孩们都讨厌自己的泪腺太过发达,随便就哭鼻子太丢脸了。但他还是忍不住,他只要一想起看到自己的手指在消失的那一瞬间的恐惧,他就感到鼻子发酸。他应该再坚强一点的,应该再努力一些,再勇敢一些——


“……操,这他妈……”


Peter忽然听见了一句脏话,是那种May婶一定会猛地捂住他的耳朵,然后朝那个说脏话的人恶狠狠回击的那种类型。Peter猛地抬起头去,他的眼泪掉落在空气里。他看见了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Wilson先生。他醒了,而且他正盯着Peter。


Peter愣了一会儿,马上用力抹掉眼泪,说:“先生!您……您看得见我吗?”


Wilson先生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快速缩到床的另一边去。


“操,操——”他还在骂脏话,“操,你是什么鬼玩意儿?!这种上世纪特效的恐吓已经对我没用了!”


“不,我不是……”Peter急切地站起来,膝盖跪到了床上,想离他更近些。他没想到Wilson先生会看见他,想急忙抓住这个机会,和Wilson先生进行交流。但Wilson先生却一路退到了床的边缘。


“我警告你别过来!”他大声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儿,但你要是再过来一点,我就,我就——”


“我不是幽灵!”Peter急忙解释,“我,我是……”


他忽然卡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应该把自己描述成什么。不是幽灵的话,平行世界旅行者?一场意外中的逃难者?他怎么向Wilson先生解释呢?


“我真的警告你!”Wilson先生大喊,“你他妈要是再——”


他离床边太近了,没能把话说完,就尖叫一声,直接连着被子一起跌到了地板上去。Peter吓了一跳,急忙爬到床上,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你这个蠢货,我在隔壁都能听见你大喊大叫,”Al叉着腰站在门口,“你怎么,把你床伴的头咬下来了吗?”


Wilson先生从地上弹了起来,他从床底下爬过去,跑到Al旁边,看上去被吓得不轻,“我的老天啊你这个挨千刀的老太婆,我刚才差点被一只鬼怪吃掉了!!他现在还在我床上!”


Al皱起眉来,朝Wilson先生侧侧头,“还在?长什么样?”


Wilson先生指向了Peter,但他的动作停顿住了。


“……不见了。”他说。Al偏过头,又咒骂了他几句,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Wilson先生站在门口,抓了抓自己的脸。Peter坐在床上,看着他,但Wilson先生,似乎的确如他所说,已经看不见Peter了。


“奇怪,刚才还在这的……”Wilson先生嘟囔着说,他走过来,绕着床走了一圈,最后耸耸肩,爬到床上来,贴着Peter的腿,又睡了过去。


Peter坐在原地,在听到他呼吸变得均匀时,轻轻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Peter开始跟在Wilson先生的身边,因为Wilson先生出门时,他就可以一起出去。但只要Peter一试图从他身边跑开,就会被拉回Wilson先生的周围。


他一开始猜想Wilson先生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但这个男人除了出去闲逛,在酒吧里和别人闲聊,还会干一些看上去不是很好的事情——比如擦一擦刀和枪——以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人会冲出来跪倒在他脚边,他也没有什么可以一个响指就改变世界的力量。然而Peter不能离开他身边,所以Peter猜想,他是Peter之所以能留在这个世界的原因。然而这其中的缘由,Peter也没有搞明白。他只能跟着Wilson先生左右,在外面晃了一天,到了夜晚,才跟着他走到了一个酒吧里。


“驱鬼服务?”


Weasel是Wilson先生的朋友——应该可以这么说吧,至少Peter是这么觉得的——正一边擦着酒杯,一边朝Wilson先生挑着眉毛。他把酒杯放到一边,摇着头说:“我不知道你这是……Wade,我知道,长得丑对你来说已经是极限打击了,但你是不是还要加上撞坏脑袋这一条了?”


Wilson先生坐在吧台边,Peter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有些拘谨地看着周围的人,即使他知道其他人看不见自己,但他还是对出现在这个地方感觉有些不自在。Wilson先生朝Weasel飞快地比了个中指,“我说真的,Weasel,我去见过精神医生了,用枪抵着那个人的脑袋,让他给我做了一次检查和心理辅导,没有屁用。这一定是和超自然力量有关,我不管你是找什么Dean和Sam,还是找Lorraine和Ed,反正你人际关系那么广,连个神棍都找不着吗?”


Peter回头看了Wilson先生一眼,他还能回想起那个精神医生的样子,虽然这么做真的很不对,但Peter当时居然被逗笑了。这甚至让他作为一个好人的自尊受到了一些伤害。


“好吧,冷静些,你这个可能患了几百种精神疾病的病人,”Weasel翻了个白眼,“你先和我说说,你遇到什么了?”


Wilson先生看了看周围,凑近了些,说:“我看见一个男孩的影子,坐在我床边哭。”


Peter忽然觉得有些窘迫,脸都有些发烫了,尤其是Weasel露出了有些嫌恶的眼神。他知道Weasel不是在对他表示嫌恶,但这还是让他感觉有些丢人。


“我是说真的!”Wilson先生砸了一下桌子,“他就在我床边哭,我醒过来就看见了。他还朝我爬过来,往我的床上爬,把我吓得都滚到床下去了。”


Weasel不停摇着头,“Wilson,你是不是做了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然后开始欺骗自己了?说不定那时候还有酒精的错误,说吧,那男孩几岁?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是在哪带他回家的?”


“什么?”Wilson先生愣了一会儿,才咒骂出声,“Weasel,你这个猪脑袋,我没有和哪个未成年睡觉!我只是看见鬼了!他模模糊糊的,我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只是知道他穿着有些发红的衣服——他还对我说话了,对,但是我也听不清楚,只听见一串支支吾吾的声音,他哭的声音我倒是听得很清楚。”


Peter越来越觉得羞窘了,不过他也由此得知,Wilson先生那时原来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Weasel先生看上去一点也不相信,只是随便糊弄了他几句,就把他赶走了。Peter只好跟着他回家,但直到晚上关灯睡觉,Wilson先生也没有再看见他。Peter自己也不知道昨晚上,为什么Wilson先生会忽然看见了他,但这次他再怎么折腾,也没能让Wilson先生再次见到他。


毕竟不知道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也并不清楚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Peter开始试着用最快的速度融入这样的生活。他刚开始到这个世界时,没有任何心思开玩笑,过了几天,反而会在Wilson先生身后喋喋不休了——即使Wilson先生一句话也听不到。他每天跟在Wilson先生周围,一点一点了解和这个世界相关的知识,在这个同时,他也多少知道了Wilson先生的生活状况——不能用安稳,平凡来形容,反而显得异常混乱。


Wilson先生混乱的生活方式,就直接导致了他们的第二次会面。几个看上去不是一般小混混的家伙把Wilson先生围在巷子里的时候,Peter以为一定会出事了。之前他测试过,发现他的钢铁蜘蛛制服一切正常,蛛网发射器甚至可以射出蛛丝来,但什么都黏不住,反而会穿透所有碰到的东西,因此在这样的战斗里,他本来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在旁边着急。努力想指挥Wilson先生去放倒那些从背后来揍他的人,在Wilson先生被打中时又急得跳脚。他在一个人掏出枪来时,猛地朝那个人扔出了一串蛛丝,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行为居然奏效了,蛛丝网住了那个人的武器,并且把它夺了过来。


所有人都愣了一会儿,包括Wilson先生在内。但Peter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了,他跳起来,趁自己可以碰到这些人的时间里,把所有人都放倒了。对付外星生物他可能有些不行(因为总害怕他们在他肚子里产卵之类的),但对待地球混混,他的能力和经验绰绰有余。


他把蜘蛛足收起来,转过身来时,看见Wilson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Wilson先生!”他说,经过这几天的一起生活,他总觉得对Wilson先生都要充满熟悉感了,“你可以看见我了吗?”


Wilson先生身躯一震,猛地靠到巷子的墙壁上,喃喃道:“……操,我一定是出问题了。”


Peter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惊慌,他慢慢地走过去,说:“你没事吧?”


Wilson先生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Peter伸出手去,想碰到他的手臂,却再次穿了过去。他心里一沉,看着Wilson先生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视线从他的方向移开了。


“这他妈一定哪里出了问题……”他一边说,一边穿过Peter,走开了。Peter站在原地,捏了捏自己的手心,他眨了两次眼睛,接着发现自己果然又被带回到了Wilson先生的周围。


 


夜晚到来的时候,Peter走进了Wilson先生的房间。最近的几个夜晚,他都是坐在Wilson先生的床边,伴随着Wilson的呼吸声,想事情直到天亮,今天他也打算如此,但Wilson先生今天关了灯之后却坐在床上,抱着双臂,似乎并不打算睡觉。


Peter坐在地上,趴在他的床边,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偏着脑袋看他。


“我不知道你还在不在……”Wilson先生忽然开口说,吓得Peter猛地直起脊背,抬头去看他。Wilson先生停顿了一会儿,环顾四周,才接着说,“也可能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了,不过……你是Peter吗,就是蛛网脑袋?我不能说出你的‘花名’,这是某种世界规则,你明白。噢,你不明白。”


Peter浑身一震,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围着床走来走去,试图让Wilson先生看见自己。但Wilson先生始终没有把目光落在他身上,而是眼神游离,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看来看去。无论Peter怎么跳着告诉他自己就在这,Wilson先生也看不见。


“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出现在这的,小虫子。”Wilson先生接着说,他夸张地叹了口气,“让我这么说吧,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一定听得懂这个说法,我可以‘打破第四面墙’,你明白?”


他用双手比了个引号,而Peter睁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从来没想过这样的技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样的意味。


“等会儿,如果你在听,先别去深想,”Wilson先生竖起手掌,“这会对你的身心健康非常不利。你为什么会在这,我不是很明白,但我要跟你说的是……我知道你死了。”


Peter原本在挥舞的手放了下来。这在他心里是一个不确定的事实,但当他听见别人如此笃定地说出这样的话时,却让他无法不去相信。这样的事实应该像巨石一样坠落下来,用力压在他身上,他本来以为他会被压垮的。


但他却没有。Peter感觉自己的心忽然变得很平静,那种恐慌和无助都消失了。他本来以为死亡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但当Wilson先生将他死亡了的事实说出口的时候,他却忽然感到轻松了不少。


“听着,我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我代替好兄弟Cable向你们道个歉,好吧?别恨他,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为了梦想嘛,对不对。”


Peter忽然又感到了疑惑,Cable又是谁?


“我承认,看到你的死亡让我心都碎了。”Wilson先生夸张地叹了口气,“当然了,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不过别担心,你迟早会回去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毕竟他们给你的故事续约了,你可能下一部就会活过来了吧。”


他摸着下巴,看上去若有所思,而Peter基本上已经一句话都听不懂了。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Wilson先生又看了看房间周围,说:“好吧,我想说的也就这么多。之前帮我揍翻那些家伙,谢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睡在床上吧,别一直趴在我床旁边,我会让出一半给你的。”


他说完,躺了下来,朝床的一边滚去,把另一边空了出来。Peter站在床边,盯着空出来的床看了一会儿,才走过去,慢慢地躺到床上去。


“Wilson先生?”他轻声说,然后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Peter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才接着说:“其实我不需要睡觉,我感觉……我感觉我的确是……的确是死了。”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感觉更轻松了。


“这件事对我来说没那么难承认了……特别是在所有人都看不见我的这几天里。我猜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吧,就是无论你怎么告诉别人自己就在这,别人也不会看见你……我对此真的感觉好多了。谢谢你说我还会活过来之类的话——我猜你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我只是想……”


他叹了口气。


“我,我很抱歉。谢谢你挺喜欢我,但……我本来应该更努力一点,更像一个英雄一些的。但我让Stark先生,让所有人失望了。”


他抿了抿嘴,忽然觉得鼻子又有些发酸。他听见Wilson先生在他身后轻轻地咳了一声,Peter微微撇过头去,却只看见Wilson先生的后背。Peter扭回头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抱歉,你可能也没听见吧,我也该习惯了。”Peter笑了笑,“总之……抱歉。”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接着是Wilson先生有些低沉的声音:“你做得够好了,小屁孩。Stark一定也会这么想的,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再说,你担心什么呢?剧透是不好的,但我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对不起我的好哥们儿,但你们一定会赢的,而且你一定不会一直留在这,即使,好吧,即使我希望。不过,看着吧,等你回归的那一刻,你肯定就知道了,没人会责怪你,而且你们会大获全胜。要是有人有意见,你就跟他们说我的名字,我也许会听到呢。不过也别期待我会去帮你揍翻那些人之类的,只是我保证,我可以掏出一个小本子来,帮你记仇……”


Peter被逗笑了,他翻了翻身,仰躺着,看着天花板。Wilson先生仍然背对着他。


“晚安,Wilson先生……谢谢你。”


“不,谢谢你。”Wilson先生咬重了那个音节,“作为一个小鬼英雄来说,你够努力了,所以,谢了。”


Peter没有再哭了,他只是躺在床上,一直看着天花板,直到听见Wilson先生的呼吸变得均匀,直到朝阳照进房间,直到阳光穿过他的胸腔,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像是在阳光下碎成了碎片那样的透明。


但这一次,Peter却再也没感到害怕了。


 


 


FIN.


 


Spider-Man will return(x


哈哈哈,复联4估计就回归啦,但忽然想着就写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感觉小虫在经历过这件事以后,会有一次成长吧……做英雄真的很复杂,他随时可能要面临自己的牺牲,所以他得时刻做好这样的觉悟……但作为一个青少年来说,他真的做得够好啦,心疼心疼。


期待他的成长和回归!


谢谢大家不嫌弃还看到这w


 



标签

评论

热度(1269)

深_綠綠

我為何要混日韓歐美三個圈。。